Project Description

演出日期:2017年2月24-26日

27個小孩的媽媽

余振球 導演 x 陳桂芬 獨腳戲

一個被丈夫深愛著的太太
一個二十七個孩子的媽媽
一個住在「天堂山丘」,自得其樂的女人
她擁有了最大的幸福,亦失去過人生的瑰寶

在一個清夜無塵,月色如銀的晚上,她輕依窗前,為您娓娓道來
一個充滿詩意,又帶點淒美的故事

——永恆的愛

安琪與深愛著她的丈夫亞倫住在與世隔絕的「天堂山丘」,每天在百花盛開,樹木林蔭,小鳥歌聲中過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簡單而幸福的生活。二十七年前的聖誕夜,他們的第一個孩子誕生了,之後陸續迎接了其他的孩子,伴著一年比一年長大的孩子們,安琪和亞倫每天過得充實又快樂。

自從一個晚上,她的幸福好像洋蔥皮般一層一層剝落;她的快樂好像風中的蒲公英般被吹散,唯有孩子是她在困難中的支柱,是她生存的力量。這一夜,她在月色之中訴說一個二十七個小孩的媽媽的故事。

演員:陳桂芬

我是一個幸運的導演。

約三十年前導演了獨腳戲《媽媽的自白》”A Woman with 27 Children”, 陳桂芬,Brenda Chan 主演。

三十年後的今天,同一個戲碼,同一個演員,再來一次。真的是「演」「導」雙長。

我們各自在自己的道路上走了三十年,再遇這個劇本,歷練讓我們對這劇本有更深的體會。

這次由勞敏心 (Anna Lo),從新翻譯《27個小孩的媽媽》。Anna 說,現在的 Brenda 演這個戲,是最佳狀態,亦是最完美的。
有一次,Brenda半打趣地說,當年這是她的「成名作」!

對我來說,今次就是我們的「更年期」:更新自己,跨越三十年。這次可會是我這三十多年舞台生活的「逾越」期?不知道。
但我希望,能把這次演出,作為「素祭」獻上。

原著:Ludmilla Bollow
翻譯:勞敏心
監製:任永騫
導演及舞台美學:余振球
音響設計:姜達雲
日期及時間:
2017年2月24-25日(五-六) 晚上8時正
2015年2月26日(日) 下午3時正、晚上8時正

票價:$180

地點: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粵語演出

節目全長約1小時15分鐘,不設中場休息,觀眾務請準時入場,遲到者須待節目適當時間方可進場

THE WOMAN WITH 27 CHILDREN is produced by special arrangement with Boardway Play Publishing Inc, NYC
www.boardwayplaypub.com

門票於2017年1月19日起在各城市售票網售票處、網上、流動購票應用程式及信用卡電話購票熱線發售
設有全日制學生、60歲或以上的高齡人士 、殘疾人士及看護人、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半價優惠。

節目查詢:2540 1011(劇場空間 Theatre Space)/info@theatrespace.org
票務查詢:3761 6661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購票:www.urbtix.hk

如遇特殊情況,主辦機構保留更換節目及表演者的權利

本節目的內容並不反映劇場空間的意見

《27個小孩的媽媽》,好看,但好心嗡。台上的安琪,在演獨腳戲。但最吸引的,其實是她一直掛在口邊,卻從不出場的丈夫阿倫。

兩個人,離群索居,躲於山上,與鮮花和蜜蜂為伍,自稱活於「天堂山丘」。阿倫是雕塑家,白天去工廠啤傢俬謀生,下班後在家中的花園雕刻。安琪不育,阿倫就給她雕孩子,一年雕一個,一共27個。安琪天天給這些孩子雕塑餵飯、講故事、帶他們到公園散步。安琪有焦慮症,阿倫噓寒問暖。安琪自理能力低,阿倫無微不至照顧她。

人說,故事很感動,因為看見安琪背後,阿倫的付出與大愛。但我看到的,反而是那脆弱的、令人心有戚戚然的小愛。兩個寂寞到極點的人,透過對方的愛,投射自己的存在。

安琪寂寞,但阿倫更寂寞。他沒有朋友,除了那個圖書管理員。象徵現實世界的工廠裡,沒有他的位置。他活於想像的世界,孩子全以小說的角色命名。他最欣賞的人,是神交的作家。他無力群居,所以只能隱居深山。他的世界只有雕刻。他用自己的作品圍出一個「魔術圈」,就是他的安全區。他自覺不被世人明白,所以堅持不賣也不展示作品,因為不被理解的分享,令人更空虛。

天大地大,能夠進入他內心世界的,只有安琪一人。在安琪眼中,他的作品,閃閃生輝,充滿生命。安琪對他的仰慕,滋養了他的創作力與自我存在感。照顧一個像安琪的女人,不難。找一個知己,與自己的精神生命接軌,很難。其實他需要安琪,更甚於安琪需要他。

不知何故,看戲時,想起女作家三毛,還有她的荷西。那些年讀撒哈拉,年紀太小,未有感悟。今天,心裡卻好像有些甚麼,被刺痛了一點點。

陳桂芬當演員的劇場空間獨腳戲《27個小孩的媽媽》由勞敏心翻譯自美國劇作家Ludmilla Bollow的劇作《The woman with 27 children》,並由余振球導演。未看《27》前,以為這齣戲純粹是親情劇,觀看二月二十六日日場演出時,才知道這齣戲重點寫夫妻情,有個愛得瘋狂的淒美故事。

陳桂芬演活「瘋婦」

《27》寫安琪(陳桂芬飾)與其丈夫亞倫於與世隔絕但有着美麗大自然風光的「天堂山丘」過着幸福的婚姻生活。對觀眾來說,「幸福」隨劇情發展顯得相當怪異,因這對夫婦竟有二十七個各有名字的子女,而所謂「子女」並非是活生生的人……

當亞倫離世之前及之後,觀眾已意會或得知「子女」們其實是什麼,加上「說家中有個魔法圈的安琪把丈夫的屍體埋在家園」、「安琪在丈夫離世後力拒社福機構把子女們賣到博物館」、「子女們沒法子吃,安琪怎麼照顧他們的起居飲食?」等連串為觀眾帶來疑問的說法和處境,再加上陳桂芬那令角色思維錯亂、情緒失控得有血有肉的演繹,便可判斷安琪是患上精神病。精神病對安琪來說,是不幸中充滿幸福,不清醒的安琪繼續沉醉地深愛已故的丈夫及丈夫靠心思心血、驚人技藝而為她留下的二十七個「子女」。

現今世代的人往往生活節奏急速、對人對事顯得短視,心靈感情又易受傷害;《27》卻見安琪對亞倫的愛是真正的「愛是永恆」。安琪於亞倫未離世前便說不想自己比丈夫長命導致自己要孤單活下去,當陳桂芬情緒激動、沉重慨嘆地說出「成個世界為呢個男人而喊」、「只有無窮無盡嘅心痛」等台詞時,筆者強烈感受到安琪那份孤單的心痛是交織着很深的痛(傷痛)與疼(疼愛)。

編劇安排安琪為丈夫之死種下一棵松樹,松樹的生長便活生生體現她對丈夫的愛是長青兼永存心中。種松樹以前,安琪與亞倫曾在山丘自行種菜吃,用新鮮的蜜糖製啫喱,享受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生活。這跟破壞環境生態的都市/物慾生活,當然是前者對人、對環境有長遠的益處。

劇中夫婦一直擁有的生活情趣,不但來自大自然,更是來自身為雕刻家的亞倫對藝術的持久堅持,沒有這份堅持他死後不會成名,沒有這份堅持就沒有二十七個「子女」的存在。

友情愛情刻畫細緻

編劇寫了一段持續多年的友情以及深厚的夫妻情,以加深層次的對照,圖書館職員上山探訪這對夫婦的習慣,包含了也可在安琪與亞倫身上找到的重視、關愛與付出,偏偏亞倫離世後,警方、社福機構分別重視收拾殘局、二十七個「孩子」的處理多於深入了解安琪瘋癲背後的心靈狀況(如瘋癲跟安琪本是孤兒的關連),僵化制度壓碎安琪那脆弱心靈的筆觸,滲滿教觀眾深感苦痛的冷酷無情。

陳桂芬的身心狀態都徹底演活了角色的心境處境。台上除了椅子(椅子的款式似供劇中夫婦與不同年紀的『子女』坐)、座枱燈等簡單陳設之外,較矚目的就只有一張彩虹顏色的被子鋪在地上,陳桂芬單靠台詞便能將安琪與亞倫睡在一起的熱暖演繹出來,而更厲害的是觀眾只聽見鳥聲但見不到台上有花草樹木長滿山丘,陳桂芬就憑予人幸福心甜的說話語氣、神情舉動把跟亞倫齊樂於花草樹木懷抱的情景演得活靈活現,使觀眾的腦海易想像到情景怎麼甜;相反,到亞倫離世後安琪萬念俱灰,陳桂芬也能靠每句予人憶夫成狂之感的說話,將眼前的家園描述成一個導演沒用任何佈置道具呈現出來但觀眾可以想像得到的凌亂廢墟,而這廢墟顯然是安琪那一無所有、內心迷失和錯亂的寫照。

劇末安琪依偎着一個像小孩般高的木偶,據說這木偶是亞倫離世前未完成的作品。平心而論,台上的木偶雕刻得很醜很粗糙,難說服觀眾亞倫是個技藝出色的雕刻家,可是當安琪把該木偶視作深愛但已故的丈夫並對他傾訴心底話時,觀眾即能從陳桂芬那真摯演技中感受到安琪眼中的是個活生生、全世界最英俊的男人。

Olivia Cheong:

看完27個孩子的媽媽, 是一個好劇本; 傳遞的訊息令人動容。甚麼是永恆的愛? 她提及的愛很廣義, 包括對家人、、愛人、朋友、藝術品和大自然; 愛是要對人對受造之物懷著尊重, 珍惜; 要建立她, 而非摧毀她。
最後一幕, 燈光映照著一本聖經, 答案不言而喻。
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
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5:8]

Irene Lmws:

27個小孩? 意想不到的感情,是被愛的感動……多謝陳桂芬的邀請,一位演員演出全劇,簡單的佈景,卻帶給我看到花園,山莊,藝術品,27個小孩,生,死,害怕,關係,愛情……今日還有兩場,有時間去欣賞一下。1.5小時的內容,卻豐富了心靈!

觀眾1:

劇中描述一個失去老公的女人在寂寞中如何生存,如何面對壓力和困窘,如何開解和釋放自己的情感…這是一個非常复雜的演繹方式,但陳老師她能把人物的內心世界演繹的非常到位。在吶喊和淚水中居然還能咬字清楚,思維明晰,這是很難得的[強]

她不斷回憶和老公生前的相依為命及恩愛片斷,讓我們去感受一個在寂寞中生存的女人是怎樣面對現實的挑戰。那種無耐.焦慮.拮据和恐懼讓人震慑情感,讓人泪眼朦朧…謝謝你 陳老師带給我们一個丰富的感情世界,讓我們珍惜夫妻间親情和朋友间的友情![鼓掌]
希望陳老師再接再勵,演出更多更精彩節目![握手]

觀眾2:

因為miss Chan Chan 現活了安妮和阿倫了!
由開場好像一個瘋人,再一層層的將我緊緊的扣住,彷彿看見阿倫的身影,親情,友情,兄弟姊妹情,現實的無助,趟在彩虹地席上的一刻,真的開始眼濕濕了。Miss Chan Chan👍👍👍

最後(容我自私一下,致我的另一半請讓我比你更早離開這世界😅)

觀眾3:

我看途中,突然想起三毛在自己作品中如何憶念自己丈夫荷茜的點滴生活,感觸良多,能找到自己一生至愛,無論生活如何已不枉此生了

觀眾4:

你(陳桂芬)演得超好呀!你獨白中的情景、人物、情感,我好像全都看到和感受到,差不多忘記了是獨脚戲!

黃和洲:

沒想到你的演出是如此……
故事感動但沒有令我有半點淚水,因為沒有時間,只是留心聽著你每句說話,看著你每個形體動作,實在是👍🏻
整個戲比我感覺好自然,好真實,好生活化,無誇張無刻意,好舒服,令我大開眼界,朋友及家人聽我講述這齣戲都覺走寶。
多謝你 Brend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