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演出日期:2018年1月18-21日

主席萬歲

場空間成立以來承蒙各先進的指教、後浪的啟發、不同機構的支持,一直以「翻譯劇」及「舞台美學」兩根台柱立足劇場,製作專業及高水平的舞台作品,轉眼廿載。從1991年首個節目《鐵達亂嚟號》到2018年的《主席萬歲》,期間製作超過六十個演出,莊諧兼之,成績有目共睹。

踏入20歲,劇場空間繼三年一度的原創劇《主席萬歲》外,接下來3月將在麥高利小劇場有提拔新晉編劇的《香港地的日與夜》,誠邀各位來臨指教;同月在香港文化博物館,為慶賀金庸館開幕周年,特意準備了由經典名著《雪山飛狐》選段改編的《胡一刀》;4月底本團將到臺南藝術節準備《三張名信片的三種風景》的演出,再一次與臺南藝術家合作互相取經、擦出火花。

中小型劇團生存困難早不是秘密,但心中總有一團火驅使我們繼續努力:疑幻似真的舞台演出,正是時代與意識形態的記錄和見證;透過戲劇啟發生命,人性的真善美會得到昇華。為著以上目標,劇場空間無畏挑戰,定會繼續向前。

承繼多年來累積的經驗,讓我們決心開展更廣闊的舞台「空間」,將劇場開放予更多朋友,務必令本地劇壇百花齊放,觀眾滿載而歸。在未來,我們將更努力於引入「幼兒劇場系列」、「少數族裔音樂劇場」、「雙城計劃」……歡迎各位將本場刊好好保留,於25、30周年時再聚,屆時共同檢閱劇場空間的進步!

真的假不了 假的不得了
陳志雲、倪秉郎革命巨獻

甘草老演員陳四茂與沙煲兄弟白俊奇由粵語片時代已在片場打滾,二人經歷過港產片的興起與沒落。如今雖已年屆六十,白俊奇仍以臨記阿頭為生,而陳四茂間中亦會為電影跑龍套。

一套關於毛主席的中港合拍片在嚴冬下於河上村拍攝,白俊奇臨時拉夫找來陳四茂北上客串,誰知扮演毛主席的知名演員竟在寒冬下中暑不治,導演無計可施下,卻竟外發現陳四茂上妝後竟酷似毛主席,於是唯有以陳四茂來頂替,完成電影餘下的部份。
陳四茂本欲推卻,但白俊奇為了可觀的報酬,卻誓要讓老友「舢舨充炮艇」,當上電影的主角。

誰知陳四茂由於太過神似,竟惹來河上村的村民狂熱崇拜,而他亦在誤打誤撞之間,解決了村裏一個又一個政治經濟民生的問題,並讓這條名不經傳的小村莊一夜成名。此事不但驚動了鄰鎮的黑幫,得罪了有後台的廠商,更惹來多個政府部門的關注。

比現實更真實的電影世界,與比電影更荒誔的現實世界縱橫交織,陳四茂與白俊奇周旋在無數「真」與「假」的矛盾之中,走向一個疑幻疑真的電影夢、中國夢。

主演:陳志雲 倪秉郎

林映清,陳桂芬,勞敏心,高繼祥,杜施聰,郭麗詩,布韻婷,蔡松合,黃文軒,林永豪,陳得永,陳慧仙,譚美琼,郭俊傑,李煥林

編劇:張飛帆
監製、導演、舞台設計:余振球
執行監製:任永騫
助理執行監製:邱洛彤
作曲及音響設計:劉穎途
燈光設計:呂柏納
服裝設計:袁玉英
服裝助理:陳慧仙
製作舞台監督:劉漢華
執行舞台監督:葉家璇
助理舞台監督:譚美琼、郭俊傑、李煥林
化妝:戈貞
宣傳設計及統籌:楚城文化
宣傳攝影:Zebi
媒體伙伴:商業電台
日期及時間:
2018年1月18-20日(四、五、六) 晚上8時正
2018年1月20-21日(六、日) 下午3時正

(加場) 2018年1月21日(日) 晚上8時正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0號)

票價:$360/$280/$200*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及全日制學生半價優惠 (高齡人士及全日制學生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門票於2017年11月20日起在各城市售票網售票處、網上、流動購票應用程式及信用卡電話購票熱線發售;加場門票將於12月18日起公開發售

節目查詢:2540 1011(劇場空間 Theatre Space)/ticketing@theatrespace.org
票務查詢:3761 6661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購票:www.urbtix.hk

如遇特殊情況,主辦機構保留更換節目及表演者的權利

本節目的內容並不反映劇場空間的意見

謝謝支持!
《主席萬歲》優先預訂截止,公開發售門票於11月20日起在各城市售票處、網上及信用卡電話訂票熱線發售。

藝文記-以創作提問題 在劇場求真相 可以嗎?

…… 無獨有偶,由劇場空間製作的《主席萬歲》,同樣以「真相」為創作主題,編劇張飛帆在節目場刊提到,「其實在中國甚至世界的歷史裡,『真相』從來模糊」,進而提問:「真相,到底以媒體公布的實?抑或以民眾相信的真?甚或兩者皆非?」他特別強調,「在是非莫辨的世道,我們要堅守的,是一顆求真的心。」

《主席萬歲》故事發生於近乎當下的香港,講述兩名經歷過港產片盛衰的甘草演員,北上拍攝中港合拍片過程中的奇遇,其中一人臨時拉伕頂替飾演毛主席,誰知因為扮相太過神似,惹來全村上下狂熱崇拜,之後牽出連串奇人奇事,「大話」如雪球般愈滾愈大,最後如何收科,則是作品的高潮所在。

編劇張飛帆是本地劇壇其中一位甚為活躍的創作人,創作風格本土色彩濃厚,例如早前剛剛完成圍讀演出的《一水南天》,就是以香港20世紀初為背景,講述苦力憑着打不死的精神,創立米行的故事,《主席萬歲》則將背景設定於日漸融合/矛盾的中港環境,涉及大量近年關乎兩地的情節,包括窩居困境、假藥騙局,以及強拆風波等等,本地觀眾相信也會看得共鳴甚深。戲中大量對白均是取材自多部經典港產片,串連起來流暢通順,甚見編劇功夫,倘若觀眾亦是資深影迷的話,觀劇之餘亦可同時回味港產片的精華,別具樂趣。

《主席萬歲》的主題簡潔易明,兩小時的作品就在「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之中盤旋徘徊,放在這個真假難辨的世界,或者都是一套不俗的時令作品;直到最後,「毛主席」幸運地覺醒了,主動戳破有關話語權的遊戲,然而,完場前後一直在想,除了被動等待幸運降臨,受惠於他人的覺醒,我們,還能夠怎樣?

立場新聞藝術版 https://thestandnews.com/art/


張景宜:「主席萬歲」—— 喊了又是否普天同慶?

一年前,香港曾經有過一場精彩的選戰,兩種截然不同的理念,能夠和平理性溫和地充分展現。候選人之間有著高質的辯論,選民也有兩個月時間,好好發一場夢,好好咀嚼香港的可能性。一年過去,可能有人以為一些人輸了,有人以為社會又撕裂了,其實不然,只是有心人選擇又退到幕後,繼續思量可以為這個城市和國家做些甚麼。

這晚,曾鈺成坐在一邊,曾俊華坐在另一邊,舞台在中間,而陳志雲在上面 —— 這是一部政治舞台劇,包含著對港產片、對香港無限的愛。

因為陳志雲的演出,不少本地政界人物都來看「主席萬歲」,這算是志雲大師第二次參演舞台劇,也愈來愈看得出他對舞台的熱愛。這位電視電台明星和管理層可算是廣播界的長老,今次夥拍另一位港台元老倪秉郎,演出兩個由港產片輝煌時期,走到今天只有合拍片,才能拿到資金的電影世代。旁人看著,大概意會舞台劇談談電影,說說夢想,實質卻是用上香港的政治歷史,說著小城獨特的地方。

編劇野心大,說電影的部分用上很多經典港產片對白,本來要在兩小時內道盡港產片的興衰已不容易,他還要選政治電影去描述。「一套中港合拍革命大片開拍在即,白俊奇(倪飾)臨時拉夫找來陳四茂(陳飾)北上客串,誰知扮演毛主席的知名演員突然暴斃,導演無計可施,竟以陳四茂來頂替。」故事發展下去,還要白俊奇在後段飾演蔣介石,和「毛主席」一場的吵罵,影射今天中國與台灣的角力。台下懂政治的觀眾自然明白,在這個年頭把毛澤東放在舞台,影射的自然是當代皇帝。

陳四茂因為太過神似,而獲得村民的膜拜,他卻沒有沉醉在其中,只是不斷提醒自己中國夢並非真實,而利用名聲來替老闆賺錢,更是侮辱了戲劇之名。劇末他被一垂死的老人提醒,無論是真是假,他也是獨一無二的,方才痛哭。在投資者推崇的偉大中國夢和朋友白俊奇慫恿的電影夢下,他最終仍是想堅守自己。即使在現實裡,他只是一個吃盡苦頭的報販。這樣的比喻,香港觀眾自然看得心有餘悸,不知道台下熟讀毛語錄的曾鈺成、曾經選過特首的曾俊華又會有甚麼看法?

從戲劇角度,這套劇有太多話要說,是有點貪心。但作為香港的舞台劇,質素相當不錯,演員說話不太生硬,笑位及寓意並重,都是難得的水平。尤其喜歡當中飾演大陸演員「冰冰」的一段話:「第一套看的港產片是『殭屍先生』,從此喜歡了林正英,並追看他所有的演出電影。後來發現林正英死的年份,竟是 1997,那是你們香港回歸祖國的年份。」當中道出大陸人對香港的羡慕,大概在 1997 年停止了。

回望過去二十年,香港人除了唏噓昔日的光輝消散,作為觀眾看著轉變的七百萬人,又可以做些甚麼?

CUP雜誌〈張景宜 人間煙火〉專欄 www.cup.com.hk


黃明樂-假的真不了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甘草臨記陰差陽錯飾演了毛主席一角,無知村民竟真的把他奉為主席,鬧出連串笑話。舞台劇《主席萬歲》,字字珠璣,然而大笑之後,卻細味出半點蒼涼。

甚麼是真?甚麼是假?假銀紙假藥假煙仔比較假?抑或那個關於新中國的共產夢比較假?造假既是人性崩壞的漩渦中苟且過活搵兩餐的生存之道,也是跌到谷底的絕望中唯一的心靈慰藉。

最令人揪心那幕,是老奶奶拉着主席的手,訴說年輕時追隨主席的光景。眼前的主席分明是假的,但她那發自心底的崇拜衷情,卻真到不得了。老奶奶連患了末期癌症都死不去彈返起身,唯獨再見主席再一次憶述那個美好的年代,才死得眼閉。主席顯靈,是個謊話,但我們選擇相信,因為謊話是生存的唯一意義。

毛主席死了幾十年,當年的少女都變了阿婆,阿婆今天住在推土機鏟平了祠堂的小村落。現實不堪入目,歷史卻鮮活如昨。這種心情,香港人都懂。

故事裡村民的中國夢,跟香港演員的電影夢穿插。臨記跟臨記阿頭「抽書」互數經典對白的片段,見證過香港光輝歲月的人,不無共鳴。這兩個難兄難弟,在電影世界裡親身經歷過香港的盛衰,那個「讓了給梁朝偉的角色」,錯過了就不回來。有些東西,若我們不能永遠擁有,但願永不忘記。不如,我地重頭來過。

《光明女樂》網誌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


張錦滿-輕鬆惹笑嘲諷怪現象

導演余振球與編劇張飛帆老拍擋開戲《主席萬歲》,故事略牽強,冒發生爛戲王災難危機,也信心十足勇往直前。結果高風險贏得高回報,不單只創造2018香港劇壇開門紅 (各場門票全部賣光),還輕鬆造出惹笑嘲諷內地鄉村怪現象佳作。

在電影拍攝現場,臨時演員陳志雲、臨記頭倪秉郎突然臨危受命,要上場扮起毛澤東、蔣介石來,怎料歪打正著,演得像真,令全劇組人員都當他們是真身,甚至連拍攝當地民眾與及村長,都視他們為翻生偉人。奸商亦來撈油水,請「主席」來當代言人,推銷健康用品——養生石頭。最後當然弄到啼笑皆非,而兩位老臨經歷整個過程後,對現實社會和世情人生都有所反思和領悟。

我看1月20日下午最後場,戲演得順暢,沒有甚麼出錯,而牽強劇情與荒謬演繹,觀眾都正面反應,至少沒令任何人起座離場。在座觀眾笑聲掌聲不絕,我看原因,不一定是陳志雲與倪秉郎粉絲帶動現場反應所致,而確關乎兩位演員舉手投足、說話語調,有出神靈光一閃之功。兩人皆去到忘我地步,全身投入戲裡面。此外,導演放手,讓演員發揮,造出效果接近完美,相信不是在排戲時所可調弄出來的,也大概連編劇與導演在事前也想象不到。

《主席萬歲》劇情荒誕,接近胡鬧,卻多細節,又有奇趣場面,歪打正著來逗樂觀眾。然而此劇卻表達出今天內地封閉村落怪現象實況,愚昧民眾容易產生羊群心理,在群情洶湧時刻便會失理智,不去思考,竟把臨時演員當作翻生「主席」。

小角色在一瞬間被捧為超級大人物的類似故事,美國作家馬克‧吐溫在1881年便於加拿大出版過《乞丐與王子》,百年來大概出現在各地舞台、電影、電視千百次,並不新鮮。《主席萬歲》則成功在表達得不經意,胡胡鬧鬧中展露某村落民智未開,奸商 (或任何懷鬼胎的人) 出現,無孔不入,見縫插針,掌握機會來欺騙群眾盲毛。此部舞台嘻哈鬧劇,能演繹群眾心理學,可算份量不輕佳作。

默劇電影泰斗差利‧卓別靈曾說:「群眾是無頭怪獸」,連賣座電影作者也無法捉摸觀眾,可知道編劇導演創作苦心,往往與賣座成功率不成正比。劇場空間劇團過去推出多部精采翻譯劇,並不受歡迎。想不到這部創作劇《主席萬歲》賣到一票不剩。觀眾反應,實在無法預測。

這裡放幾響馬後砲,今回這齣戲娛樂了觀眾,而戲裡醞藏內涵,亦演繹了出來,其成功關鍵在那裡呢?除了演員之外,我認為舞台設計亦貢獻良多。舞台地板設機關,發揮多種功能,靈活、多變,簡單俐落造出多個場景,有趣並且行得通,而眾演員協助變換佈景,亦有助投入進戲裡面。

此外,劇結尾時,陳志雲演的角色感覺厭倦,願意放棄二百萬片酬,回復自由身,心急返香港慰妻。他臨別向拍擋 (倪秉郎) 傾吐心聲,劇力感人,能打動觀眾。有否眼淺觀眾會流淚,不好說,但相信大家在離開劇場時會帶著沉重心情。

順便一提,香港戲劇由蔣介石當主角的,以前有過香港話劇團製作的《如此長江》,該個角色既信耶穌,又愛妻,那在海峽兩岸都不會出現。至於毛澤東與蔣介石同場、平等對話的戲,兩岸都少見,於是《主席萬歲》便變得更屬罕有,所以這齣戲只會在香港舞台出現,不會在其他三地上演。香港觀眾不珍惜其藝術和言論自由權利,屬棄權論可也。

此劇初演受歡迎,有大量觀眾向隅,當然希望日後可以重演,然而他日能否重演,全要看陳志雲與倪秉郎這兩位非職業演員可否撥出檔期。

更換演員來重演會否同樣成功,其實並無把握。入場觀眾裡,需要有該兩位演員粉絲在陣,他們熱情反應,可帶動一些觀眾變得理想,也壓住一些野蠻人和好辯鬼,令大伙人跟隨演員投入戲中,與毛澤東、蔣介石等兩位政治巨人同處於劇場內,大家一起來笑一餐。

最後一提,劇場空間年前製作張飛帆編劇的《棋廿三》受邀到上海演出,臨場取消。題材敏感多倍的《主席萬歲》在香港初演後,卻沒惹風波,要還神!

Ciao! [Meiti]媒體 www.ciaomeiti.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