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演出日期:2019年12月5-8日

坂本龍馬の背叛!

劇團獲成井豐授權翻譯名作《裏切り御免!》,故事講述日本幕末時代,幕府陣營的新選組隊士立川迅助為了調查有關殺害警察的案件而混入以坂本龍馬等人為首的維新志士集團。然而經過長時間和敵人相處後,迅助開始質疑無止境的殘酷戰役是否真的可以為百姓帶來和平與幸福?

維新志士坂本龍馬是一種精神象徵,他雖然手握著刀要斬的卻不是人;他既是一個武士,也是一個革命家,帶領被遺棄的浪人和人民走向新的時代。思考坂本龍馬信念的同時,我們反思人性的美善與醜陋,並從今日仇恨對立的社會中,學習如何找回初心、如何保護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信念和價值觀。除此之外,《坂》劇中創作元素亦包括日本傳統居合道,亦有三味線及尺八等演奏樂器,讓觀眾認識和了解更多傳統日本文化。

編劇:成井豐
翻譯:范佩雄、岳穎琪、林健峰

監製、導演、佈景設計丨余振球
副導演丨林健峰
配樂作曲丨劉穎途
音響設計丨姜達雲
服裝設計丨袁玉英
燈光設計丨梁劭岐
化妝設計丨唐本烽
居合道指導丨盧楚
舞台監督丨倪嘉偉

演員丨
陳健豪、杜施聰、林沛濂、文傑聰、梁景堯、林天成、區嘉雯、布韻婷、楊吉璽、馬德琳、林映清、文愷霖、勞敏心、李煥林

演奏丨
許諾、麥家錀

日期、時間:
2019年12月5-7日晚上8時
2019年12月7-8日下午3時

#周五下午場
2019年12月6日下午3時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粵語演出 In Cantonese

節目全長約2小時,遲到者須待節目適當時間方可進場
恕不招待六歲或以下觀眾
如遇特殊情況,主辦機構保留更換節目及表演者的權利

票價:
#周五下午場:$200
其他場次:$280, $200*, $120

八折早鳥門票將於9月9日開售(只限正價$280門票):
早鳥門票網上購票:www.art-mate.net

其餘門票將於10月10日起各城市售票處、網上、流動購票應用程式及信用卡電話訂票熱線發售
票務查詢:3761 6661
信用卡電話購票:2111 5999
網上購票:www.urbtix.hk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及全日制學生半價優惠(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電話:2540 1011
電郵:ticketing@theatrespace.org

主辦及製作:劇場空間

鳴謝: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香港藝術發展局

【演藝蝶影】君子之爭

坂本龍馬是十九世紀中日本幕府末期的土佐藩鄉士。他名為龍馬,據說是在他出生前夕,他的父親在夢中見到一匹金黃色的馬從天而降,而他的母親則夢見一條金龍飛天,因而得名。自父母雙亡後,他由姐姐乙女照顧。乙女更教導他學問,他則擅長劍術,是天生的劍術家。

他長大後,日本的武士提出尊王攘夷思想,改革社會經濟制度,推倒幕府,宣揚學習西方思想和文化的維新運動。新選組是幕府的京都巡邏警衛,任務是剷除維新志士。龍馬是維新志士之一,並與脫藩浪士建立日本龜山社中,即後來改稱為海援隊。他既是武士,也是革命先驅,帶領被遺棄的浪人和人民走向新時代。

日本編劇成井豐將坂本龍馬的故事寫成劇本《裏切り御免!》,講述屬於幕府陣營的新選組隊士立川迅助為了調查警察被殺害的案件而混入以坂本龍馬為首的維新志士集團。他在調查期間,與坂本龍馬和一班武士結識。在相處一段日子和與武士們產生種種衝突後,他從「敵人」身上領悟出比鬥爭和成敗更加重要的事情。

劇場空間上星期將《裏切り御免!》改編為《坂本龍馬の背叛﹗》,將立川迅助和坂本龍馬這雙本是敵人的相交相惜故事搬上香港舞台。在這個長達接近三小時的日本舞台劇故事中,我看到了一些中國人向來珍視而又很多時候被現世人遺忘的傳統美德。

在舞台劇開始時,立川迅助遇上受了傷的坂本龍馬。雖然他有要務在身,但見到有人需要幫忙,他也停下腳步,為後者包紮傷口,拯救生命。還有,他和坂本龍馬都不肯濫殺無辜,以百姓的福祉為上,都是體現仁的精神。

當坂本龍馬知悉曾救他一命的立川迅助原來是敵方新選組的隊士,即使立川迅助落在他手上,他也不肯殺害他,因為他視立川迅助為他的恩人。他說︰「我沒有一把用來殺恩人的刀。」知恩圖報、報恩向來是中國人所重視的。另一方面,立川迅助也沒有因為曾有恩於坂本龍馬而希望對方放過自己,是施恩莫望報的例子。

立川迅助混入維新志士集團,與一班武士結成朋友,是日本版的「無間道」。即使大家的立場對立,他仍然不忍出賣或傷害他們,盡了朋友之義。他的上司山崎丞被捕,他拚死相救,也是出於他的義。

立川迅助與雪乃相戀,答應一年後完成任務,在十二月二十五日當天回來與她團聚。雖然他不能如期歸來,但他仍在三年後的十二月二十五日重返故地。雪乃堅守一千個日子,展現中國婦女堅貞的德行;立川迅助緊守承諾,重回愛人身邊,展現的是中國君子的信。

那麼,忠呢?常言道,忠義兩難全,這是立川迅助和坂本龍馬最大的矛盾,亦是全劇所要探討的重點。因此,劇名為《坂本龍馬の背叛﹗》。立川迅助和坂本龍馬在效忠和背叛自己所屬的組織中掙扎,因為他們明白到在效忠之上,原來人還有更多更崇高的美德。

本劇令我最欣賞的是立川迅助和坂本龍馬這對敵人所體現的儒家精神。雖然他們各屬不同組織,亦各有立場,可是,在面對種種衝突之中,他們都是保持着君子風度。即使大家信念不同,任務不一,但彼此尊重,不出惡言,不胡亂攻擊,不會為了成就自己的理想而傷害無辜,弄至生靈塗炭。這種君子之爭才是高尚的。

涂小蝶 (文匯報, 2019-12-13)


文藝中年《坂本龍馬の背叛》

前陣子因應香港文化中心成立三十周年,我曾介紹該中心的劇場擺設形式變化多端,深受藝術團體歡迎。十二月初我在該劇場觀賞了本地劇團「劇場空間」製作的話劇《坂本龍馬の背叛》,一方面覺得劇團再度靈活運用該劇場的觀眾席,但另一方面,也覺得劇團花盡心思設計和善用空間之餘,成敗得失卻是難以預料。

《坂》劇的故事背景是日本幕府時代。坂本龍馬是維新派志士的象徵代表,可是全劇其實並不是以坂本為主角,而是另一武士立川迅助──新選組的年輕成員,亦即是維新派的對立團體。立川為了調查維新派的秘密行動,於是喬裝成江戶浪人,混入維新派的黨團,最後互相撕裂,各為其主,形成濃郁的戲劇衝突。

該劇原著是日文劇本,劇團以粵語演出,但仍然保留古代日本背景。若與現代通俗電視劇或電影連繫,《坂》就像一個有關「卧底」的故事,立川以及周遭角色,最終要在敵人、同胞,以至愛人之間,作出適合自己行動目標的抉擇,同時又不會背叛了自己的良心。

《坂》雖然是日本古裝劇,但劇本很有時代意義。劇團亦設計了獨特的場景,以配合劇場的特色。文化中心劇場是長方形,可作四面觀眾,劇團現將較寬闊的一邊作為主要布景,對面和兩旁總共設立三面觀眾席。由是,面向布景的觀眾席仿似是正面,兩旁的觀眾席就成為側面。

我坐於面向布景的正中位置,能夠近距離觀賞演員的細緻表情,但由於舞台採用了較為寬闊的擺設模式,而導演亦必須顧及三個方位的觀眾視線,故此演員的面向需要經常移動。我所觀看的正面,很多時便變成了側面,又或兩個演員會互相重疊。末段高潮是坂本與立川二人在決鬥之時,同時互相作出內心剖白,可是我卻被二人重疊的身影,只看到坂本的背部,未能直接感受到角色的心理掙扎。原本獨特的舞台設計,反而影響了攝人的劇力。

輕羽 (大公報, 2019-12-23)


《坂本龍馬の背叛》 — 日本幕末維新劇豐富多采

坂本龍馬(1836-1867)是日本德川幕府末期的浪士劍客,更重要是維新志士一大旗手,影響深遠。可惜他卅一歲遇刺身亡,未能見到明治維新按照他的理想藍圖,使日本變為近代世界級強國。

「劇場空間」在香港文化中心劇場演出《坂本龍馬の背叛》,粵語翻譯成井豐的舞台劇《裏切り御免》(日文裏切是背叛,御免等於不好意思),由余振球監製、導演和佈景設計,在我看過香港演出的日本古裝劇中,此劇最有歷史感,排場、裝置、配樂和動靜儀態亦最有日本傳統風味。

不過,雖然香港甚多日本迷,但這次很用心的演出沒有獲得熱烈捧場。可能因為這是古色古香的正經戲,並非迎合新世代時尚潮流,而且時勢不寧,我看那場上座率大約六成,空位不少。今天星期日下午三點是最後一場,適逢大遊行,觀眾會有多少呢?

劇情人物和時代背景相當複雜,坦白說,我也不大知道日本幕末維新派與新選組紛爭的來龍去脈,儘管數十年來看過有些日本片涉及,始終似明不明。觀看此劇正好可以知多一些。其實全劇有文有武,有情有趣,可算豐富多采,亦有值得思考的政治喻意。

好戲之人杜施聰飾演坂本龍馬,有台型有魅力,當然是核心人物,但「神出鬼沒」。真正主角是陳健豪飾演青年武士立川,江戶幕府護衛隊「新選組」的新秀,像神行太保飛毛腿,擅長馬拉松式東奔西跑,奉命做卧底,混入京都維新派浪士群中,追查刺殺警衛的兇手,以及他們在坂本龍馬遙控下的「作反」大計。

這個卧底邊緣人的奇遇,大概是編劇成井豐虛構,在歷史基礎上自由發揮。青年武士很正派,怎樣獲得維新派浪士們信任呢?而且冒認是坂本龍馬的朋友,那知剛巧與坂本龍馬撞到正,怎麼辦呢?劇情發展有驚有喜,妙在還有幾段男女戀情,當然亦有比武格鬥。

此劇在正經當中交織不少妙趣,林沛濂、梁景堯、文傑聰等飾演浪士們火爆又散漫,酗酒貪吃,各有趣怪。區嘉雯飾演甜品店老闆娘,惡得抵死幽默。林映清、文愷霖這對姊妹花一個端正一個花弗,與陳健豪發生「三角情」。馬德琳演其中一個浪士的嬌妻,長途跋涉尋夫,構成一段苦戀。

另一重要角色,是楊吉璽飾演「新選組」卧底的上司,貌似古板嚴肅,有趣的是經常扮鬼扮馬化裝,與卧底接觸,原來是諧角。後來他被維新浪士們擒拿,是否處死就成為高潮關鍵。

劇名的《背叛》,也有微妙之意,並非變節出賣,而是化敵為友,化悲為喜。劇中坂本龍馬與青年武士立川既是敵人亦是恩人。坂本龍馬強調尊皇攘夷的維新,不是與幕府政權為敵,而是在外患內亂之際共同改革日本體制(把幕府將軍凌駕天皇、藩主們各據一方的狀況,變為「大政奉還」,全國統一於天皇,制定憲法、議院和內閣)。因此他不贊成維新派與新選組互相勇武殘殺,還放走了新選組上司。青年武士亦以和為貴,重情重義,尤其注重男女愛情,結尾是幾年後,他怎樣實現與愛人定情之約。浪士亦與嬌妻破鏡重圓。

化敵為友,共同改革的題旨,在此時此地也很有意義。然而看來聽得入耳入心的人不是很多,這演出在香港沒有帶來熱門效應,現場年輕觀眾更少。

無論如何,這台戲有不少可取可嘉之處。今次陳健豪演得特別好,扮相形象亦好。杜施聰則有大將之風,每次出場都有氣勢,有點遺憾的是沒有呈現坂本龍馬後來遇刺死亡的情況,只用台詞提及。劇中武打劍鬥不是很多。但幾次交鋒都設計不錯。

也要一提劉穎途的配樂,以及許諾吹尺八、麥家倫彈津輕三味線的現場演奏,都出色。余振球的佈景一向別具一格,今次或許也參考日本演出的設計,四周懸掛「誠」字旗是新選組標誌。

當然,幕末維新的時代背景不易明白,場刊有蕭錦華博士的導讀文章,扼要提供歷史知識。此外,劇中獨白與對白提到不少人名、事件和文獻(當年日本採用中國文言文),若有字幕就較好,單靠耳聽未必清楚。

台上後段引述一首詩,是日本僧人釋月性的《題壁》:「男兒立志出鄉關,學若無成不復還。埋骨何期墳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這裡寫得出,因為家中《日本歷代名家七絕百首注》正好有這一首。

石琪 (立場新聞, 2019-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