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tres_control

About Paul Yip

This author has not yet filled in any details.
So far Paul Yip has created 74 entries.

勝者為王 ﹣ 優先訂票,可享有八折優惠!

勝者為王

勝者為王 ﹣ 由即日起,可以八折優先預訂門票,並預留最佳位置!

下載優先訂票表格(pdf format)

July 18th, 2014|舞台劇|

請不要再以「經濟、發展」作藉口

請不要再以「經濟、發展」作藉口,來粉飾掩蓋自私自利、保護自已既得利益、官商利益輸送的可恥行為。

如果發展東北真的是為香港下一代的話,請將所有土地資源,全用作公屋、經屋、居屋,還有耕地復耕、原居民原居地安置。沒有私人發展商參與,沒有低密度豪宅,可以嗎?當然有有一千個理由不可以。

那請不要再挾「無殼家庭」來美化自己。東北發展後,只會令香港貧富更懸殊,産生更多「無殼一族」。

請不要再以「特首需愛國愛港」來偷換概念,誤導爭議。每一個香港人都是愛國愛港的,否則已移民他去。但有些人要求的「愛國」,不是單純的愛國。他們演繹的「愛國」,是對某「領䄂」效忠,是對「黨」效忠,是對「自己」效忠。就像當年希特拉要求德國人向他,向NAZI 效忠一樣。

孫中山愛國,還是袁世凱愛國?慈禧愛國,還是譚嗣同愛國?周恩來愛國,還是銭穆愛國?

在我懂事以來,歷經戴麟趾、麥理浩、尤德、衛奕信,什至乎具爭議性的彭定康,對比起我們三個港人、在管治能力,在愛港人之心,都有高之而無不及! 為甚麼?因殖民地總督和本地權貴商賈、沒有直接利益關係。但三特首,卻有千絲萬縷的利益牽連。還有英國人的 Pride,Believe and Faith.

在英人治港的百年殖民地時期,英國和港督從沒說過類似「英國七千萬人不會同意…….;英國七千萬人付予/支配你們自由……」這厚顔無恥、強詞奪理的說話。

我現身處的環境,比三十年前更不堪。

港人治港是行不通的。

讓我們一人一票選最適合京官來做「港督」吧。我選朱鎔基!!!

J. Yu

 

July 6th, 2014|總監的話|

棋廿三 7月18日前優先訂票,可享八折優惠

棋廿三

7月18日前優先訂票,可享八折優惠
11月14日前優先訂票,可享九折優惠

下載優先訂票表格(pdf format)

June 23rd, 2014|舞台劇|

【專訪】溫廸倫:重新思考 Scenography (舞台美學)

01

圖/由受訪者提供及網上圖片

以文本為創作核心,演員、導演、設計師等各部門分頭創作,再將製成品在劇院匯合的製作模式,到底是否劇場創作的唯一方法?對部份劇場創作人而言, Scenography(舞台美學)是另一種創作方式和美學觀念。或許有不少讀者會誤將 Scenography 等同於佈景設計或美術指導。今回我們就透過劇場空間創作監督、曾留學荷蘭並完成 Scenography 碩士學位的溫迪倫 (Bee Wan) ,讓讀者跟我們一起重新思考有關劇場的創作。

甚麼是“Scenography”?

身為英國資深 Scenographer 、導演及學者的 Pamela Howard 在她的著作 “What is Scenography?” 中,為 “Scenography” 下了一個定義: Scenography 是在一個作品中,透過空間、文本、研究、美術、表演者、導演及觀眾所作的無縫配合。 (Scenography is the seamless synthesis of space, text, research, art, actors, directors and spectators that contributes to an original creation.) (有興趣的讀者可細閱她於書中怎樣逐一闡述每項元素跟創作的關係。)
在香港, “Scenography” 一般被翻譯成「舞台美學」,然而 Bee Wan 對此翻譯卻有保留:「我們可嘗試從字面理解,以 “Photography” (攝影)為例, “Photo” 的意思是光, “Graph” 則是去寫和紀錄,因此 “Photography” 就是用光影去創作和紀錄的技藝。 “Sceno” 是場景 (Scene) ,亦指空間。因此, “Scenography” 就是在這個演出空間的創作。這個空間包含了甚麼元素?演員、台位、燈光、服裝、聲音、氣味等等,基本上可以說是任何東西。」

02
Pamela Howard

舞台美學的由來

從西方戲劇發展的角度來看, Bee Wan 指 Scenography (舞台美學)這概念可以追溯至古希臘時期:「四千年前雖然未必有職業劇團,但地中海一帶已經出現不少露天劇場,每逢節慶都會舉行演出。他們將音樂、舞蹈、詩歌、故事等元素放在一起,變成有系統和具規模的演出。負責製作演出的都是些富有學問的人,如亞里士多德等。他們具有文化修養,會寫詩和音樂。由此推論,他們同時負責舞台上的佈景、道具、面具、歌詠團的安排等等,功能上就如今天的導演,或更貼切的形容是『戲班班主』。最早期的『舞台美學師』 (Scenographer) 其實就是那些製作演出的人,他們身兼多職,由詩歌、音樂、繪畫到行政,他們也從事佈景,甚至劇院的建築。當然一個人完成不了所有東西,因此亦會找相關人士來合作。」

專業化的出現

社會、科技與價值觀的改變大大影響了戲劇的發展,使演出製作走向部門化和專業化:「十五世紀在意大利出現了第一個劇院,令演出首次變成在室內進行,同時亦衍生出不同部門來。當日首先要克服的,是光線不足的問題,於是便出現了專責照明的部門,即是其後發展出來的燈光設計。露天劇場的聲學經驗亦需要改善以應用在劇院內,所以亦發展成音響設計。佈景、服裝等所有東西,都因科技發展而變成可以做到更多效果。四千年前由一個『班主』應付的東西,慢慢變成需要多個『部門』去處理。當此等工作變得愈來愈專業的時候,就不可能由一個人兼顧,舞台美學亦由一個人的事變成一個『小隊』的事。每個部門的分工亦很不同,排練成為了導演和演員的工作,文本由編劇負責,再有作曲、設計師、舞台監督等。 Scenography (舞台美學)的原意跟現時的解釋有所出入,這是由於是時代的演變。」

03
《蛆》劇場空間製作

回歸基本

話說回來,這個四千年前的概念,怎麼近年又會多了人提倡? Bee Wan 說這跟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後現代劇場及小劇場運動有關:「自十九世紀末工業革命影響所及,急速的經濟發展使人對物質及娛樂的需求增加了,同時亦催生了百老匯、倫敦西區及世界各地的表演事業來。物極必反,當太多專業化的製作出現,挑戰現代主義中的合理、實用、整齊等概念的『後現代主義』亦隨之出現。香港在八十年代開始,文化中心及演藝學院相繼投入運作,演出製作及劇團的規模愈來愈大。到了九十年代,再多了一批中小型藝團。正當觀眾漸漸習慣了欣賞大型佈景、創作人習慣了專門化的排練和創作方式,有人開始質疑這是否劇場創作的唯一面貌。這提問令小劇場運動出現,並且回到思考劇場的根本:創作人透過劇場這空間,跟觀眾去分享意念。小劇場運動亦嘗試打破『劇院』的定義,探索在工廠、學校、甚至山頭等地方演出的可能。說穿了其實是走回頭路,回到探討劇場最原始的意義。你可以想像一下,在工廠、小劇場和戶外的演出製作,一定跟大型劇院很不同。編作劇場 (Devising Theatre) 甚至不是從文本出發,而是以概念先行,創作團隊將自己的專長放入創作中。創作人在過程中已經做了『所有』設計。那麼,我們如何再定義他們的職責呢?誰是演員、導演、設計師?回頭一看,便發現曾經有Scenography的概念,而且跟當年的操作很接近,於是再借用這個概念。」

歐洲求學之旅

留學歐洲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但那次經歷對 Bee Wan 有很大的影響:「很多朋友都曾經問及我的留學經歷,我通常會回答說我不知道自己學了些甚麼,但我肯定自己放下了一些東西。我去進修之前,已經在演藝學院畢業了一段日子,亦在香港話劇團當過執行舞台監督。香港人很特別,很容易便學會形式、規矩和技巧,但從不花時間了解這些規則背後的意義,和它們怎樣衍生出來,只會盲從『行規』。對我來說,在荷蘭最大的衝擊,就是發現這些『行規』不一定要跟從,世界上有很多人用不同方法去處理同一件事。」 2001 年回港後不久, Bee Wan 邀請了幾位來自歐洲的同學,參與了劇場空間的製作《蛆》:「那是一次很難得的實驗,是一個完全的 “Scenographic Device” 的演出!我們當中有人負責樂器,有人負責木偶和形體等,戲中甚至有莎士比亞的角色出現。當時幾位同學都住在我家,每晚也會討論排練的細節至深夜。明早十時還要繼續排練,但總是毫無睡意!演出的口碑亦非常好,可惜那班歐洲同學現在各有發展,在香港也比較難找到這樣的藝術家,所以很難可以再製作類似的演出。」

04

《十二怒漢》劇場空間製作

二十世紀舞台美學先驅:

05

阿皮亞 Adolphe Appia (1832 – 1928)

十九世紀末流行非常像真細緻的舞台佈景,加上繪畫而成的佈景板及背景圖畫營造出真實感。阿皮亞對此非常厭倦,認為繪畫中的幻象配合台上的演員時互有衝突,過份依賴繪畫完全不可能達成所謂的真實。他追求演員與表演空間的融合,並以三維概念取代演員身處二維佈景板前表演的傳統。
06

克雷格 Edward Gordon Craig (1872 – 1966)

克雷格跟阿皮亞是惺惺相惜的藝術家,二人有很接近的美學觀念,而且經常交流對表演的看法。克雷格曾經是一位演員,他認為演員的個人情緒會影響到身體的表達,因此表演時會出現誤差。他相信藝術必需經過精心的設計,是經過反覆試驗和失敗的產品,繼而他要求演員「表現」 (represent) 角色,而不是「模仿」 (impersonate) 角色。
09

亞陶 Antonin Artaud (1896 – 1948)

亞陶是一位詩人、演員及導演,他的著作對當代劇場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他在劇場美學上的影響,在於他強調劇場中的物件及物理上帶給觀眾的體驗,作為跟觀眾交流的主要渠道。在《殘酷劇場》一書中,他展望觀眾能處於以服裝、面具、木偶、燈光和音響為主的空間,用以「歌頌、使人麻木、令人著迷及刺激感官」。
07

羅伯特.威爾遜 Robert Wilson (1941 – )

香港觀眾對羅伯特.威爾遜的作品應該不會感到陌生,香港藝術節曾經上演他導演的作品包括《沙灘上的愛因斯坦》、《三毛錢歌劇》及《黑騎士》。他改變了人對當代劇場的理解,並以視覺及空間元素為演出的主軸。他並不認同傳統劇場中,視覺元素重複著語言所表達的內容。他認為兩者同樣重要。而視覺必需精彩得即使是一個聾人坐在觀眾席,也同樣會感到演出精彩絕倫。

參考資料:

Butterworth, Philip and McKinney, Joslin. The Cambridge Introduction to Scenography. Cambridge: Cambridge UP, 2009.
Howard, Pamela. What is Scenography?. London: Routledge, 2002.

08《原刊於三角志 2014-6-10》
三角志期望透過不同的方式,把兩岸四地最新鮮、最精彩多元的藝文資訊帶給讀者,建構一個無界限的藝術平台予一眾藝術家發表;並讓藝術家、藝術愛好者及藝術界人士作多方交流和直接對話。www.arts-news.net/node/924/

原文連結:http://thehousenews.com/art/%E6%BA%AB%E8%BF%AA%E5%80%AB-%E9%87%8D%E6%96%B0%E6%80%9D%E8%80%83-scenography-%E8%88%9E%E5%8F%B0%E7%BE%8E%E5%AD%B8/#.U5bf_laWCEw.facebook

June 10th, 2014|訪問|

台北友人夏學理,的一篇文章

收到台北友人夏學理, 的一篇文章,深有同感,原因是我們的城市也是如此。轉載如下(大家讀時,不妨在心中將台灣二字化作HK):

有影響力的你/妳,請加入我,做一個”快樂的台灣島民”!

在哀愁5月風雨的最後一天,我想籲請具有影響力的你/妳,我親愛的台灣家人,讓我們一起做個”快樂的台灣島民”。

我前幾天問學生,台灣是個海島,但你/妳由衷認為自己生活在海島氛圍中的請舉手,結果毫不意外的,一個也沒有。

台灣被”悲情浪潮”侵蝕的太久,長期以來,因為政爭與人為持續的故意,讓”悲情浪潮”無孔不入的竄進生活中的有形與無形。島國人民與生俱來的自信、樂觀、歡喜、開放與光明亮麗,在”悲情浪潮”的輪番衝擊下,不知還剩下多少,在我們的心裡與臉上?

“自信振國”,當我眼見韓國,在決定揚棄”悲情”之後,於2012年一躍成為全球七大富強國之一,自此,就常禁不住的想問:曾榮為亞洲四小龍之首的台灣,究竟還要被”悲情”制約、羈絆多久?

1994年,前總統李登輝曾說:生為台灣人的”悲哀”;20年後的今天,由衷至盼我們一起攜手努力,讓自己、家人與全民,都能夠在農曆5月5日端午正陽能量的照射下,恢復”島民”的愉悅本色,讓後世子孫,可以早日的仰天重呼:生為台灣人的”喜悅”!

端午節,一定要,快樂~

夏學理

 

by Jacob Yu

June 3rd, 2014|總監的話|

有關《棋廿三》上海演出被取消

有關《棋廿三》上海演出被取消

文:張飛帆

checkmate23

(編按: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劇團之一「劇場空間」的原創劇《棋廿三》,今年獲邀為「上海戲劇谷」開幕節目,原定於 4 月 30 日及 5 月 1 日演出兩場。但到 4 月 29 日早上,主辦單位表示突然接獲政府緊急通知,取消演出。「劇場空間」在官方網頁的聲明內表示:「所有溝通及進展都一直良好,面對在演出前一天於毫無預警之下被取消的噩耗,我們實在無法接受,並於即晚撤離劇院。」本會特邀隨團到上海演出的《棋廿三》編劇張飛帆撰文,細說感受。)

一切來得如此平靜而溫柔。

身在上海時,我因為這件事收到許多劇場友好的短訊問候和叮嚀。我明白,當《棋廿三》突然被上海有關當局取消演出的消息傳到香港時,大家一定會有許多想象。雖然,我並不是第一身收到當局的通知,但身為編劇,並親身飛往上海了解過情況,對於是次的演出「被取消」,沉澱過後,我大概可以分享一點個人的感受。

一切來得如此平靜而溫柔。

據團員所述,演出前一天,當我們還正忙著為翌日的演出綵排,「戲劇谷」的職員便突然出現,與敝團的負責人交代演出要臨時取消。雖然我並不在場,但據當時在場的團員所述,戲劇谷的職員臉帶惋惜向我們道歉。事隔兩天,我到達上海之後,亦親身前往戲劇谷與負責的職員見面,再一次,對方充滿歉意的向我們道歉。感覺就像劇場發生了技術事故,又或是天氣問題,令我們演出需要腰斬一樣。
首先,對於戲劇谷的工作人員這次的決定,我是萬二分的理解。他們親切的問候與關懷,亦讓我無比溫暖。雖然身為編劇,我為此感到難過、痛心。但對於上海的事,我不願再多花筆墨。相反,我關心的是香港,是我們的家。
許多人喜歡用「文化差異」這個詞語來形容香港與內地的關係。那我姑且就在這四字上,提出一些感受和叩問吧。

我不是上海人,但我深信,相比中國其他城市,上海是相對先進和文明的!而我亦相信上海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不比香港低。據聞,《棋廿三》在上海演出時,門票很快便被一掃而空。甚至因為演出爆滿了,觀眾便轉向報名在下與導演余振球主持的工作坊。結果,工作坊的名額很快亦爆滿了。試問此等「待遇」,小弟在香港何曾試過?因此,我會推想,上海觀眾對一套以日本人為主角的「中日戰爭」作品是期待的。

然而,當演出被取消。當局即日已把我們演出的大型廣告牌換走,新的劇目迅即取代了我們的演出,我除了驚嘆工作人員的應變能力,還真希望香港公務員要多多向上海同志學習。至於原本要看《棋廿三》的觀眾呢?去了哪?他們是否接受了當局的安排,即晚欣賞了另一套演出?我不知道。但我很難想象,同樣的事情發生在香港,大家的反應會是如何的「激烈」?

在上海我感受到的,是「和諧」,是「冷靜」,是「文明」。對於主辦單位的處理,觀眾的反應來得如此平靜而溫柔。

如果說,上海的繁華已超越香港,我並不反對。你不會在上海看到示威,上海人很有學識,亦很有禮貌,很有效率。所以我會相信,無論是西九還是高鐵,在上海老早就完工哩!而且肯定會在一片和諧聲中完工。(當中肯定不會存在甚麼原居民反對呀、政黨反對呀之類的問題。)

這,大概就是我們的「文化差異」了。對於一個演出,尤其一個題材敏感的演出突被腰斬,我深信,香港的文化界是不會輕易接受的。同樣,對於一個演出被取消,背後的原因到底若何,在香港我們定必歸根究底。因為我們一直相信「創作自由」、「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而我們也深信,創作自由比一幢堂皇的劇院,來得珍貴千百萬倍。

因為技術原因而刪剪了一段舞蹈,與「有人要求刪剪一段舞蹈」,背後是完全不同的意義。但我能夠想象,在某些地方,你無法向孩子清楚解釋二者的分別,又或孩子可能會回答:「不也就是取消了嘛?反正就是取消了!」等等。

別的地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不能讓香港變成這樣的一個地方!

「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衛我城。」近日這首歌響遍大街小巷,聽著箇中歌詞,讓我對所謂「必要的沉默」更加難以理解。身處沉默是「金」的年代,不平則鳴就得要更大的勇氣!

《刊於ARTISM藝評2014年6月號》

 

June 1st, 2014|總監的話|

寫在《八美猜兇》場刊 – 監製的話

這是今年為劇場空間監製的第四個製作。首先要感激各位藝術創作上的同路人,一路走來不易,尤其行政團隊中的一眾美麗的天使,每天都透支著她們的精力和青春,去把每個製作每個任務都一一完成;還有一直支持劇場空間的觀眾;劇場的意義不在劇院建築,不在演出,而是建立在表演與觀眾之間的關係上:有人在做、有人在看,就是劇場的所有意義。

書云:歲逢甲午,必有大變。際此山雨欲來的環境下,本劇季我們特別一改作風,一年內製作了三個喜鬧劇:《喜靈州……分享夜》、《八美猜兇》、《叮「噹」》(音「丁檔」),希望讓大家能夠在令人窒息的陰霾下,可以輕輕鬆鬆開懷大笑。

過去我們製作過多部深邃沉重的翻譯劇目:《十二怒漢》、《紐倫堡大審判》、《少年梵高的煩惱》、《當畢加索遇上愛因斯坦》、《老竇》、《今生》、《風聲》、《霧夜謀殺案》、《粉紅天使》、《奇異訪客》、《阿媽話》、《歷史男生》等,這方面肯定與我團的「開戲師爺」、也就是我們的創作總監余振球,在過去十五年來為劇團揀選劇本的口味有關,因此連帶我們三年一度的以「關心中國人中國事」為綱的創作劇:《大刀王五》、《哲拳太極》、《細鳳》、還有最近的《棋廿三》,也一樣變得沉重起來。我們從來沒有企圖要扮高深,向來有興趣探討的題目只有一個:對人、對人生、對人性的思考。透過不同的製作,與觀眾交流和分享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可能性;而愈是探索下去,愈發現最重要的,是事情是非對錯的本質,不可能就憑換一個說法而有所改變;可變的,是人的感受和看法。

或許大家都知道剛過去四月時《棋廿三》曾應邀前往上海,準備為上海戲劇谷作開幕演出,但演出前一天卻突然被通知要取消公演一事。各方友好當時都紛紛關心我們在上海的人身安全,其實事情倒不是大家想像的戲劇化,整個團隊的心情直墮谷底當然是無可避免,除此就是多了幾天假期;但是呆在上海期間,已沒興致去遊山玩水,反而令我去想愈來愈多的無聊問題…… 嚴冬已逼在眉睫,要珍惜目前我們還擁有的自由空氣,莫要悔不當初;幸福不會坐著乾等就會來臨,為了有一日春回大地,我們還要努力下去。

執筆之時還未定下《棋廿三》重演日期,但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希望此劇今年內可以再與觀眾見面,有些事必須好好把握,日後是否還有機會再看再做就不可而知了;到時不單希望能再得到各位支持,也歡迎邀請你們的內地朋友來看我們的演出。

溫廸倫 2014年5月

May 15th, 2014|總監的話|

劇場空間《棋廿三》上海演出被取消

劇場空間 創作劇目《棋廿三》今年獲邀為「上海戲劇谷」開幕節目,原定於4月30日及5月1日,演出兩場。但到4月29日早上,主辦單位表示突然接獲政府緊急通知,取消演出。 



《棋廿三》在多月來的籌備過程,所有溝通及進展都一直良好,面對在演出前一天於毫無預警之下被取消的噩耗,我們實在無法接受,並於即晚撤離劇院。 



我們理解並同情主辦單位面對的困難和壓力,對事件表示極度遺憾。 



劇場空間 衷心感激所有演員和製作人員,多月來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並與我們同心一起度過這個艱難時刻。對於專程從香港前來及特意在五一假期留守上海,準備出席以及協助我們演出的各方好友,我們致以萬二分歉意。 



縱使《棋廿三》這次未能在上海演出,劇場空間仍然會堅持製作高水平、刺激觀眾思考、檢視人性的作品,繼續與觀眾在劇場內外交流。 



我們會積極爭取重演《棋廿三》,並期望此劇終有一天能在內地與觀眾見面。 



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關心! 





劇場空間基金有限公司謹啟

May 5th, 2014|聲名|

請不要再扭曲我們自己寶貴的價值觀

請不要再扭曲我們自己寶貴的價值觀。

文化差異不等同缺乏衞生常識或沒禮貌或缺乏基本道德觀或犯法。

我們可以容忍排隊時踎低但不能姑息排隊時踎低大小便。

我們可以容忍公眾場合高聲說話但不能姑息公眾場合吐痰。

包容絕不是姑息養奸。

當我看見人吸毒販賣毒品把過程拍下好將來用作報警證據, 我反被毒販指控?

我們可以容忍菲律賓因貪污而造成人質事件嗎? 我們可以因文化差異而不用他們不賠償不道歉嗎?

我們可以因文化差異而容忍日本國家領袖參拜靖國神社嗎?

你想香港有一天如某些城市般,不再有人扶老婆婆過馬路? 不再有人相信朋友?不再有人鋤強扶弱?

對,旅遊無罪,文化差異也無罪, 我們到日本旅遊也懂得在地鐵把 手機響聲關掉。

但我們希望因經濟發展而把我們的價值觀污染,就如北京的空氣般嗎?

 

J

 

April 28th, 2014|總監的話|

8美猜兇 ﹣ 優先訂票,可享有八折優惠!

8美猜兇

8美猜兇於2014年4月23日前訂票,可享有八折優惠!

下載優先訂票表格(pdf format)

April 17th, 2014|舞台劇|